28/07/2021 - 07/08/2021

@wbsc    

Hosted by:   JPN

Baseball Olympic Games 2020 - Official Payoff

以色列棒球Shlomo Lipetz:"我還沒有要退休"

以色列棒球Shlomo Lipetz:"我還沒有要退休"
19/11/2021
十歲時他是以色列國家隊首次參與國際棒球賽事的一份子;四十二歲時他首次登上奧運。他驕傲地說:"我還會待著直到它們要我回家。"

WBSC不需要問任何問題。Shlomo Lipetz決定明確的說:"我還沒計畫要退休。"

Lipetz在二月滿四十二歲,堅持著他所說的,是"第一代以色列棒球選手的一部分。"

Shlomo十歲時愛上了棒球,他出生於特拉維夫,但是他的母親 Debra是美國猶太人,所以他時常造訪美國。

"我是以色列首度組成棒球隊的一份子。"他回憶。

高中時,Lipetz決定他要打棒球。

"當我服三年兵役時,我很幸運能成為首位傑出運動員軍事計畫的首位棒球選手。"

Shlomo依然得要飛到美國打棒球。

"我去到聖地牙哥,決心找到一支棒球隊。梅薩社區大學給了我機會,一開始我無法相信我能真的成為球隊一份子。我們有個隊醫,一個打理洗衣的人。"

每天的練習產生了差別。
"當我到那時,我大概能丟到每小時72英哩。幾個禮拜之後,我的直球最快來到 88。我常想現在一個美國的十歲小孩都比我二十二歲時丟的都還要快。"

一個二十二歲來到Mesa學院丟直球時速72英哩的傢伙如何能幫助到他們?

"我總是能理解如何依靠我的強項,當我到聖地牙哥時,我已經擁有國際經驗,我想那讓我對於教練來說是有價值的。"

Lipetz接著在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打球,他沒有機會在美國進入職業,但是2007年他進入了以色列棒球聯盟( Israel Baseball League,IBL)第一個、也是唯一一個球季Netanya老虎隊的陣中。

"我是一百八十位選手中當中六個出生在以色列的其中一個。競賽層次很高。棒球來說,我想我們可以說這個球季是成功的;在賺錢來說這不成功,因為有些選手都沒領到他們的薪水。"

IBL在一個球季後崩解,但是Shlomo的棒球生涯才剛開始。當國家隊2012年獲邀參與世界棒球經典賽資格賽時,他已經是國家隊在低層級歐洲賽事的一份子。

"我們像是打了一個不屬於我們的錦標賽,我們認為我們自己是爛隊,我們的目標很簡單的就是儘所能地把分數咬住。"

接著談到美國猶太人。"那些選手幫助我們改變我們的心態,我們開始思考。"

以色列在決賽輸給西班牙而無法晉級2013世界棒球經典賽。以色列獲邀前往2016資格賽,事情進展有所不同。以色列擊敗英國與巴西,取得2017世界棒球經典賽資格。他們在首爾A組拿下全勝,擊敗韓國、中華台北與荷蘭。他們晉級第二輪,並且在東京巨蛋從打敗古巴開始。

"在東京巨蛋四萬五千人面前出賽讓我想到就這了,我已經達到我生涯顛峰了。"

最好的還沒到來。以色列輸掉接下來對上荷蘭與日本的兩場比賽,他們的世界棒球經典賽結束了。幾個球季之後,他們的奧運夢想成真。以色列一路從歐錦賽資格賽到贏得WBSC歐-非資格賽。

"化學效應是過去幾個球季以色列重要的一部分。"Lipetz評論。"有一群選手(我自己、Lavarnway、Gailen、Ziel)已經一起一陣子了。我們確保每位新來的選手了解到這怎麼回事。我已經參與以色列棒球三十三年了,我在休息室中的角色就是讓新的選手了解他們不是為他們自己打球,他們在為這個系統打球。選手像是Valencia、Kinsler感到他們像是某些特別事情的一份子。"

的確是的。2008衛冕軍韓國第一戰直到延長賽才擊敗以色列,然後以色列在東京與爭奪獎牌僅三個出局數之遙。

"我們覺得在東京我們已經要擊敗韓國與多明尼加了。"在奧運出賽兩場的 Lipetz說。

"我從來都無法相信我能夠在奧運棒球出賽。沒有觀眾的奧運是不一樣的,"他補充。"依舊,我確信我們注意到了不同。我們很專注在比賽上。這就跟我們2019年在歐錦賽B組的比賽一樣。以色列是這樣:二十四位選手專注在每一顆球上。"

最後的依舊還沒到來。
"我在紐約時我接到了(總經理)Peter Kurz的電話,他說他們需要我在準決賽對義大利投球。

Shlomo投兩局被打出三發全壘打。
"因為我的直球球速大約82英哩,我的比賽策略是依據我的變化球,多數是變速球跟滑球。他們的三發全壘打都是打這些球路,所以我改變了我的策略。我決定我得要依靠我的直球把好球帶投開。義大利打者不喜歡內角直球。同樣的,我的手臂角度讓我的球像是從右打者身後跑出來。他們退了開來,然後我就開始對本壘板外側攻擊。接著我直球本身的位移就起了作用。在運動中,如果你做了些事情不管用,你就得要調整,這是多年來我所學到的。"

Shlomo 6.2局投球拿下勝投,以色列最後在決賽輸給荷蘭。

"再一次,我覺得我們應該是要能擊敗荷蘭的。"

下一步呢?
"下一步是在歐錦賽拿下金牌。"

下一次歐錦賽會在兩年後。
"事實上,我覺得我能打下一次世界棒球經典賽。我太愛這項運動了,我喜愛比賽。我從未想過教球。我喜歡在場上我變得像個孩子,或許還有點傻。這對我就都值得了。我要待在場上直到Peter Kurz跟我說回家吧為止。"

Shlomo Lipetz是City Winery計畫的VP,他一年當中在紐約、芝加哥、納許維爾、亞特蘭大、波士頓、華盛頓特區與費城的十三個地點運作三千五百場音樂活動。他的e-mail屬名驕傲的標示他是2020年奧運選手。